葬墓

站tag致歉。
第五语c群宣
人还有点少
欢迎进群玩耍
群号827801139

关于理发师杰克。
关于蓝怪裘克。
关于玫瑰手杖西里尔。
的自述。

庄园的名字有一个写错了。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感谢作者。

理发师杰克—— @CameronN
蓝怪裘克——暂时没号。
玫瑰手杖西里尔——我。

【双龙组/荒连】
【我们终究是陌路人】
幼儿园文笔。打游戏时有感而发。刀子。千万别揍我。短片。
星际军队pa
星际总司令荒x星际指挥官一目连
当时,他在你的敌对阵营。
荒看着面前的操作面板,滑动双手按下警报按钮。警报声里,他沉吟着,想说什么,却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星际雷达上显示着敌方的位置,正在朝他们的舰艇靠近。
感应门被打开,御馔津上将走进控制室。他沉默了一会,启唇道:“总司令。开战。请您不要犹豫了。”
荒难得愣了愣,但他很快就回神过来,摆手道:“好。先让先锋队去试探一下。你下去吧。”
御馔津出了控制室,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她明白总司令为何犹豫着不开战。因为,总司令的恋人,现在是敌方阵营的指挥官。
儿女情长,最终会拖累步伐。战场。是无情的。
当先锋队的信号弹闪烁在宇宙空间,大战在即。五颜六色的星际导弹穿梭在各个飞艇之间,轰鸣不断。

一目连皱着眉,看着燃料条上显示的不多的燃料,终于下了决定。他唤来萤草,嘱咐道:“你听好。带着所有战士撤到第二基地去。舰艇上战士不多,我也没料到半路会碰上敌军。你带着战士们走,我一个人留在舰艇上。”
萤草咬着下唇,忍着泪试图阻止指挥官牺牲自己的想法:“可是…您一个人…您是指挥官啊…再不济,应该是我留着…”
“萤草。我心意已决。燃料不多了,防护罩支撑不了多久。快去吧。不要耽搁了。”一目连眼中是无比的坚定,不容任何人质疑的目光。
萤草欲言又止,还是按一目连说着的去做了。
一目连握紧了拳,两眼望着对面的巨大星际飞船。
……荒,我们终归是陌路人…吗…
防护罩已经撑不住敌方激烈的炮火攻击,在萤草带着战士们撤离不久后,支离破碎。一目连迎着气浪,平静的面对死亡。
眼前,是无尽的黑暗。
荒开着小型飞行器,匆匆的朝差不多毁成宇宙垃圾的敌方舰艇飞去。他轰开已经被堵上的控制室大门,跌跌撞撞的跑到控制面板前。
悬浮座椅上瘫着他熟悉的身影,原本用白色发带束起的粉色长发,如今散的零零乱乱,甚至断了几撮。制服上满是灰尘和碎片,荒一瞬间慌了神,不管不顾的拥住面前的人。
依然是熟悉的气息,但那熟悉的气息里,混合着战火硝烟的味道。
他死了…被自己…亲手…杀死了啊
“阿连…我们终究是陌路人啊…”荒抱着怀里已经冰冷的躯体,跪在残破的舰艇上…闭上了眼睛。







打结界犹豫了好久,最终。荒哥他一个普攻还是把连连打死了。凉凉。

【点梗】
关于第五人格
咳,因为很久没写文了,但又不知道写什么,如果有人想看什么梗的,请在评论里说一下,我会挑找写写。

不要在意乱入的打你二大爷。

哦,可惜没碰到佣兵,不过我想问问医生小姐和空军小姐,感觉怎么样╭(°A°`)╮

【杰园】拆椅子的小恶魔(下)


可能看起来有点微量的裘杰@_@
设定庄园有聊天室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前文走链接,链接评论里

       园丁小姐结束游戏回到了庄园。她在闲聊室的椅子上坐下来,等着杰克先生的到来。
       然而她没发觉,杰克先生很早就在她斜对面的桌子边坐下来了。
       杰克是一位绅士,不应该让可爱的艾玛小姐比他先到而等待他的到来。他站起身,来到艾玛小姐坐的那张桌子旁。
       园丁小姐捂着嘴惊叫道:“哦!杰克先生,原来   你已经到了。是不是等我很久了?”
杰克微笑着摇摇头。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艾玛小姐,你喜欢喝什么饮料呢?”
艾玛歪头道:“啊,燕麦牛奶。它甜甜的味道让我很开心。”
       杰克点了一杯燕麦牛奶,为自己点了一杯红酒。
    “红酒跟杰克先生的气质很符合呐。”艾玛喝着散发着香甜气味的燕麦牛奶,盯着杰克看,“杰克先生,不瞒您说我一直很喜欢您哼的曲子,听起来非常有韵味。你能告诉我曲子的名字吗?”
    “嗯。品味高贵的小姐。我很喜欢两首曲子,一首是Por una Cabeza (一步之遥),另一首是Swan Lake(天鹅湖)。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带您去欣赏我的留声机。”
       艾玛点了点头:“一定会有机会的。杰克先生。我喜欢上这个庄园了。它让我体会到许多原本体会不到的新东西。”
   “那么,亲爱的小姐,时间不早了,如果下次我们在游戏中碰面的话,请您少拆点儿我的艺术品。真的。”
艾玛笑了,看来杰克先生依然关心他的艺术品啊。
   “杰克先生,我们下次见面哦。”艾玛一蹦一跳的拎着她心爱的工具箱离开聊天室。
杰克隐去身形,低语:“下次见。可爱的小恶魔。”
……
   “杰克,看来总是有很多求生者小姑娘对你起爱慕之心呢。”聊天室里的人寥寥无几了,坐在不远处的小丑先生裘克带着戏虐的语气对在浓雾中的杰克道。
   “夜深了。裘克。回去吧。”他岔开裘克的话题,消失在门口处。

【杰园】拆椅子的小恶魔(上)

       杰克迈着步子想找到一个新的目标。有两个客人已经被他遣送回庄园了,剩下的是园丁小姐和律师先生。
      他轻哼着小调,开启了聆听。
那被称为爆米花机的密码机,真的爆米花了。“刺啦”的触电声引起了杰克得注意,他感觉到不远处的密码机旁有人在操作。隐入雾中,他向那台有着蓝色轮廓的密码机的方向移动着。
      还剩下两台未破译的密码机。求生者们真的很努力呢。
      杰克离那台密码机比较近了,却听到了微弱的喘息声。他认真的听了一会儿,确定那是另一位求生者——园丁小姐的喘息。
很快他就发现了园丁小姐的行踪。但是……那位活泼可爱的园丁小姐正在用她的工具箱拆卸狂欢之椅。
他嘴角有些抽搐,原来他抓到魔术师先生时找不到能用的狂欢之椅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位小姐。
      他向前去,本来想用指刀砍过去,想了想又放下了。他伸出另一只手,碰了碰园丁小姐的后背。
园丁小姐正专注的拆着椅子,以至于胸前的恐惧心跳散发出的紫色光芒都被她忽略了。当红光照在她身上时,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背后被一只手触碰到,她惊叫了一声,吓的不轻。颤巍巍的转过头去,她看到了监管者杰克先生的面具。
     “哦。晚上好。可爱的园丁小姐。现在容我说一句,能放下您手中的工具箱,放过我的艺术品吗?”
        艾玛一时有些发愣,用颤抖细小的声音道:“杰……杰克先生,我只是觉得这些沾满罪恶之血的椅子不该存在罢了……如果您能让我拆完它们,我会很感激您的……”她不知怎么就说出了这么大胆的话。
杰克的表情似笑非笑,沉默了许久。
      “好吧。艾玛小姐。如果您觉得这些椅子不该存在,那您可以拆卸它们。”杰克伸手揉了揉园丁的帽子,“我就在这看着您拆完。如果可以的话,待会庄园能见一面吗?”
艾玛扶正帽子,扬起微笑,道:“好的,杰克先生。我也有很多想跟您说的话。”
   ……
       不久,艾玛拆完了所有能拆的狂欢之椅,最后一台密码机也被解开了,求生门亮了起来。
       杰克抱起艾玛,微笑道:“艾玛小姐,待会庄园见。现在我把您送出去。”
律师先生开启了逃生门,他正想在门前等等园丁小姐,却发现恐惧心跳的紫色光芒越来越强。他不安的跑了出去。
开启的逃生门前,杰克将小园丁放了下来。
   “那么待会见。拆椅子的小恶魔。”

【杰佣】我带你去喝茶(下)
因为我写不下去,半路刹车的r17?

前文
http://aqi36682.lofter.com/post/1ee3cd7d_129548f7

点不开走评论

【杰佣】我带你去喝茶

我,豁出去了。后半部分有点儿车,虽然半路刹车了。/小声

将就着看吧伙计们

游戏开始。

      紫色的心脏在砰砰的跳动着,奈布有些慌张,他有些踉跄的迈着步子来到窗台边。
       真是不幸。这在他看来是个杀戮战场的游戏刚开始没多久,厄运就降临在他头上。他与那个有着锋利爪子的监管者并不远。就在他准备悄悄往反方向跑的时候,那监管者往他这边望过来了。那一瞬间,他的心似乎猛然骤停。回神过来,危险的家伙已经往他这边过来了。
       翻过窗台,他往身后看了看,看见了那张带着白色面具的脸。不经意间,他好像听到了从面具下传来的一声轻笑。
       红光在他面前消失,他正以为监管者要从另外一边的门进来的时候,胸前的紫色光芒也渐渐变弱。
      奈布有些震惊。更多的是不解。
他居然这么快就放弃了?如果自己翻窗速度慢些,他完全可以给一爪子。
奈布也没多想,四周望望,他看到了一台密码机。他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冷静些,然后跑到屋子中央的密码机前开始破译。
       根本不精通机械的他破译起来很慢,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在破译。密码机破译到一半,警钟声响彻庄园。有人受伤了。奈布抹了抹冷汗,集中精神继续破译密码。
        在他好不容易破译完一台密码机后,警钟声又一次在他耳边响起。通过轮廓他看到医生艾米丽小姐被监管者打晕在地。 监管者没有犹豫就将艾米丽小姐绑上了气球,放在了狂欢之椅上。
        奈布看得到艾米丽小姐被绑在哪张椅子上。纠结几下,他准备去救艾米丽小姐。他翻出屋子,盯着椅子的轮廓走向那儿去。
      监管者居然没有守尸。这让他奇怪。这样的话,抓到手的猎物,不是又要没了吗……
      他将艾米丽小姐从椅子上救下来,刚和她跑几了步,令人胆战心惊的红光又一次照在了他们身上。锋利的爪子再次抓上了艾米丽小姐的后背,将她拍在地上。
       接着他居然听到了监管者的话。
    “你果然来救她了呢。劝你最好不要动。不然的话,我就再把那位可爱的小姐绑到椅子上去。”
      奈布极力想阻止身子的颤抖,但没有用。这种对于监管者的恐惧是发自内心的。他喘着气,出了声:“我不动。但我请求你把艾米丽小姐放了。”
     他听到了监管者的笑。
     “亲爱的小佣兵,你还是这么傻傻的想着别人呢。”杰克看着五台亮起来的密码机,放下爪子。“你的队友们,效率真不错呢。”
       奈布看着不远处的求生大门开启,他的另外两个队友,园丁和律师跑出了大门。
    “看吧。你这么费尽心思的来救这位可爱的小姐,其他两个队友却自己跑掉了呢”杰克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佣兵的肩膀,有些戏谑道。
     “你不会对她怎么样吧?!”奈布没有挪动步子,但是他背对着杰克喊了一声。
     “我说过只要你不动我就放过她。”杰克说话间,坐在地上的医生小姐已经治好了自己的伤。
      杰克用爪子捞起颤抖的小佣兵,往前走去。身后已经站起来的医生小姐似乎想去救奈布,但是杰克的速度很快,几下隐入雾中就消失在原地。
     奈布以为自己完了。以至于他都没注意到监管者并没有绑他气球。许久,他感觉不对。睁开眼睛,他发现监管者忽略过离他最近的狂欢之椅,一直往前走着。
     “你…你要带我去哪?”他一发声,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沙哑无比。
      杰克皱了皱眉,突然笑道:“我带你去喝茶。”
    杰克将奈布带到地下室,放在了狂欢之椅上。让奈布再次奇怪的是监管者没有把他绑起来。
       “呃……?你…”他正想发出疑问,监管者突然摘下那副白色面具,将他压在了椅子上。
       奈布还没惊叫出声,湿润的触感抵在了他的唇上。